夜听

{云亮}你灌醉啊只是想把我当抱枕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群肽键上氢楼

        好吧,楼上够惨

        但是楼下更惨
     
        起码楼上是客观条件不允许,所以还能去认几个姐妹什么的,亮总监是客观条件允许,主观意识认怂
       
        俗称,有贼心没贼胆

        因为他没看上那花魁,那花魁卸了妆估计还没他荒野求生一个月直接被从鲁滨逊身边拎回来好看

        他看上了那劳宝
        好死不死那劳保是他老板

        那个开心不开心都喜欢往西楼跑的二货

        西楼是一个兼酒馆,茶馆,咖啡馆,旅馆偶尔还客串武馆的 综合 性娱乐会所。

        白天以招牌为中线,一半是茶馆,屏蔽一切杂音乱象;一半是咖啡馆,空气中弥漫甜软醇厚,左边棕发小哥睡的恣意;右边红发美人笑的温柔。

        晚上变成一家,散发着荷尔蒙的腥甜,男人企图舔掉紫发主唱的T恤,女人想要笑开白毛酒保的皮带,偶尔有几个目的相同切都没能得手的互相帮助
        楼上房间自己去选。
        讲真,把这么巴掌大的一亩三分地每时每刻都投入社会,这也是一种本事。

         每个时间段都有不同的人,很少有人会混迹在两个完全不同的气味中

        老板只喜欢这里的黑夜

        诸葛最心水这里的白天
        白天棕发美人倚着柜台,美目半醒半闭,桌上一杯白雾缓缓的香茗,莫名感觉时间被禁锢与这方寸之间,所有人和事都在这里变得温和而安静,茶香随着墙壁蔓延逐渐被咖啡和甜点的香味调戏侵占慢慢臣服与咖啡的淫威,再向右就只咖啡的味道了,越来越浓烈越来越强烈最终汇聚在一个美人的手边,张扬的红发却被扎成一个中规中矩的高马尾明明剑眉星目,却盛满一汪秋水。

        两个温柔的角落却霸道的禁锢了时钟,只留日出日落。

         老板喜欢的黑夜淫荡而自由,亦如淫荡的他

         老板学名赵云,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外合资的产物,母亲温婉贤淑,父亲绅士迷人,为什么亮总监会知道呢?因为老板已无数次送他回家忘了副驾驶还有人直接把车开回家了
         云妈妈做的晚餐和宵夜真好吃
        
          老板喜欢让白毛酒保调一杯长岛冰茶,一杯气泡水,随机的送给主唱和亮总监,刚开始诸葛亮以为真的是随机,在几次人事不省第二天发现自己赤裸的飞向别人的床之后,亮总监明白了,丫是故意的!
       
         虽然醉不醉他都很想爬上那张床,但是性质不一样!

        而且每次醒来除了衣服没了身上干干净净,没有酸痛,没有草莓,没有。。。唉
        老板身上有没有,没有草莓,没有牙印,重点是,连衣服都没有。
        你他妈灌醉我就为了当抱枕吗?!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