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听

[信白]临时攻[序]

一个沙雕脑洞,假戏真做梗

       过年真的很可怕,尤其对于刚刚毕业的李白来说,不但没了压岁钱,还面对七大姑八大姨的三堂会审,什么工作怎么样啊,待遇怎么样啊,前景怎么样啊,对象怎么样啊
       
        尤其是,对象
       
        李白生来一副风流像,生的唇红齿白精雕细琢,于是李妈妈生怕李白让哪家的女汉子抗
走当压寨夫人,对李白是严加看管,以至于李白白到了高中毕业,除了妈咪等各种有血缘关系的女性外,连其他雌性动物的手都没摸过,大学第一天,李妈妈打电话问白白,你现在有没有女朋友啊?
        李白“……”合着您觉得上了大学女朋友国家发是吗?
        于是李白白难得糊涂的叛逆了一回“那个,妈妈,我没有女朋友,男朋友倒是有一个”
        李妈妈的念叨瞬间湮灭在嗓子眼儿里,取而代之的是一声惊恐而疑惑的“……啊?!”
        李白努力的让自己听起来很严肃,反正山高皇帝远,隔着几千公里老妈就算杀过来也得好几天,他努力地让他的谎言听起来靠谱点“那个,妈妈,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和女孩子接触,一直和男孩子在一起,现在我觉得我室友就挺好的,他对我很好,很照顾我而且长的很不错……”
        李白后面的话李妈妈根本就没有听清楚,她眼前一黑,仿佛看见李白那个红发室友牵着李白的爪,冲她耀武扬威的笑,于是李妈妈一把抄起一头雾水的李爸爸,乘着最快的交通工具杀到了李白的学校。
        老妈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李白听见老妈杀气腾腾的电话时母上大人已经杀到了宿舍门口,玩脱了的熊孩子咽了咽唾沫,准备开门,这时李白口中的好男人,李妈妈眼中的野男人,韩信,回来了,李白打着老妈在外人面前应该不会直接当场结果了自己的小算盘,拉上了躺着也中原子弹的信哥哥出门接驾了。

        还能说什么呢?
        面对疾风吧,李白。

        于是李妈妈看见的就是她养了十八年的宝贝儿子亲亲热热的挽着三天前才认识的野男人跟他们抗争,而野男人脸上还有一抹阴险而得意洋洋的假笑

        实际上李白之所以挽着韩信的手臂,是因为他说明原因的时候韩信直接跳起来近两米,并且惊恐的拒绝陪李白下去送人头,李白挽起袖子,捏住韩信的痒痒肉,将人半拖半拽的弄了下来,至于那抹诡异而阴险的笑,纯粹是韩信被李妈妈的气势吓的面部神经失调罢了。
   
       李妈妈清了清嗓子,踢了明显还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李爸爸一脚,李爸爸一脸懵逼的看着已经瑟瑟发抖的俩小孩,天真无邪的看了李妈妈一眼。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终于,李白觉得再皮下去自己可能会送一血,准备坦白从宽,他还没有张嘴,李妈妈虎目含泪,拉着韩信的胳膊,恶狠狠地说“你不能欺负他,你敢欺负他,我绝对饶不了你!”然后指着李白“你也别折腾了,既然喜欢就老老实实在一起,再蹦跶我打断你的腿!”

        说罢,气势汹汹的提着已经死机的李爸爸一步一个脚印的离开了,完全不给李白白解释的机会。

         李白“……不是妈你听我解释——”
         李妈妈“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韩信“……我好像躺着中了什么了不得的弹?!”
          李爸爸“……发生了什么?”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