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听

[信白]临时攻[壹]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命运揪住了韩信同志的小辫子,顺带为他锁死了求生的门。
        李白咽了咽口水,颤巍巍地征求韩信的意见“要不,咱俩现在分个手呗?”
         韩信“?……”
         分手应该踢面,你特喵快给我说抱歉!

         韩信对自己莫名其妙就成二手车表示嘤嘤嘤

         隔天李妈妈一个电话过来,对韩信嘘寒问暖,顺便问了问李白白是不是还存活,于是被嫉妒蒙蔽了双眼的李白嘴一瓢“我们已经分手了,你儿子现在可怜弱小又无辜的蹲墙角嘤嘤嘤呢!”
        李妈妈对韩信的问候变成了一声“卧槽!”然后霸气侧漏地问李白谁的锅,并且温和的表示“如果是他对不起你我就阉了他,是你对不起他我就阉了你!”
        韩信正好回来,掐头去尾就听见他俩人总归有一个要追随司马迁,倒吸一口凉气,登时夹紧双腿,小碎步颠过去跟李妈妈打了个招呼,捂住李白的三瓣嘴转移了李妈妈的注意力

        毕竟,谁的把儿都不是能春风吹又生的啊!
       
        听见韩信确认了他和李白白分手是玩笑,两人如胶似漆举案齐眉卿卿我我(……呕~)李妈妈终于放下心来,打麻将去了。

        李白捂住差点就易主的二两君,跟韩信商量,为了咱俩的人身安全和身体领土完整,该配合我演出的你得尽力表演,我妈查岗的时候你得配合一下
        韩信也捂住差点就飞走的鸡儿,郑重而严肃地点了点头。

        李妈妈,您成功把自家小猪,赶进了别人的猪圈里啦……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