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听

养儿不防老5

       这厢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尽力在表演,那边都是影帝影后的形象崩坏
       同亮爹谈完人生之后李白就失眠了
       黑夜中眼睛成了摆设,耳朵变得分外灵敏
       比如隔壁压抑到失真的闷哼,宿舍床瑟瑟发抖的挣扎
       旁边床的嘤嘤嘤
      

       以及……上铺沉稳的呼吸

       隔着床板李白可以拓出那人的形状,
      
       马尾松散却倔强的不肯解开,因为披头散发第二天头发会挂在肉眼可见的每一处,面对墙壁随意的缩起来,一定是面对墙壁,因为这样能让心脏好好休息一下,脚尖抵墙,脑袋几乎抵着防护栏,即使墙上的海报挂篮书架都掉下来,也能保证这张俊脸的安全

        李白轻轻的伸出手,隔着床板描绘那人的形状,另一只手打光,突然上铺一撮红毛垂下来,李白一惊,手机吧唧砸在脸上
        那张脸没有出现,上面的活物砸吧砸吧嘴,继续睡
        收起抚摸床板的手,捡起砸在脸上的手机,咽下已经到嘴边的mmp和一口血泪,李白翻了个身,准备来个春梦了无痕
       幸好不是诺基亚,李白安慰自己
       可是,不是诺基亚也很疼啊,嘤嘤嘤
       睡吧睡吧,梦里没有床板,没有手机,没有嘤嘤嘤,也没有纠结
       白式乖巧🙄
 
       这时候,上面那活物动了
       他一个生物的化学能转化成了他和周围物件儿的动能
        床,架子,还有李白
 

         不知道他在笑还是在和五指姑娘游山玩水,李白悻悻的想
      如果他在笑,估计是看见自己犯蠢了,毕竟玄策的嘤嘤嘤和隔壁的讨饶都不搞笑,如果在。。。我现在出声他会不会ED?

       五分钟了,床还在抖
       李白斟酌了一下,默默地往上扔了一包纸巾
并且瑟瑟发抖的抱紧了自己的小雨伞
       床不抖了,韩信从上面探下来一个头,坠着茂盛的头发,表情复杂而无辜
       场面一度非常分裂,想象一下贞子披头散发费劲巴拉的从你手机屏幕里挤出来一抬头发现她的脸是小猪佩奇
         李白哭笑不得的把他的头托回去告诉他你这样会吓着狼崽子的,他嗷嗷嗷他哥就得回来,你听隔壁这动静,这时候他挂机那那歪果仁肯定得暴走,西北砍王了解一下?
        韩信就势扣押他的手,把脸贴了上去
        李白觉得自己快变成长臂猿,委屈而幸福地揉揉胳膊,感受这货滚烫的脸
        滚烫?这货发烧了?或者害羞了?
        想要抽回手,稍微一动上面那位就死死的抓他的手,李白叹了口气,开始谈判
        我胳膊酸了
        那你上来睡
        然后被你踢下去?
        那我下来?
        然后被我踢下去?
        手上的脸动了动,温热的气流拂过手背,随后是湿热的触觉,扫过食指关节,然后是指跟,紧接着一阵微微的疼,他能想到上面的人像小狗一样的动作,咬住他的指关节,脑袋一甩一甩的,眼睛亮晶晶的
        所以不是发烧,是FA SO LA?

评论

热度(18)